几片断想

By | 2011/10/09

国庆佳节已过,愿意或不愿意,总是要回来的——虽然对我而言没太大的区别。

两天前的扬子晚报,头版标题是“前天醒来,IPhone 5没了;昨天醒来,乔布斯没了;明天醒来,国庆节没了”,配一幅老乔的背影图,多少有些让人唏嘘,而翻开一看,居然用了整整5个版面报导了乔帮主的今世前生(哦,好像没有前生的消息),估计国家领导人仙逝都没这样的优待,不禁感叹:这个世界,不管如何时过境迁,永远是英雄的年代啊。

当然,其实他与大多数人都毫无瓜葛。

 

突然想到,高中光顾了学习,大学光顾了玩,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再来一遍已经是不可能,而现在,感觉又是无论多么努力,都抓不到一丝一缕。

 

国庆最后一天晚上瞄到国庆七天乐主持人歌手大赛,有一位……名字忘了,出来唱“送别”,就是那首“长亭外,古道边”的,不禁心念一动,不是说唱的有多好,只是又想到了自己的祖父。

祖父是文雅的说法,从来都是叫爷爷的。

爷爷是个文化人,书读的很多,道理自然也懂很多,而且写一手好字,感觉比之自己练习的毛笔字帖也不逞多让。有人刻碑,都会叫爷爷去写,然后再由石匠把字雕出来,报酬嘛,一支烟~ 那个年纪的读书人,或多或少遭遇过一些事情的,不过我从没从爷爷那里听来一星半点,偶尔奶奶会很揪心的说几句,但那时也没有什么概念。

初中的时候,学校音乐课人手一支竖笛,价格便宜量又足吧,那时候也挺有兴趣的,每晚都要吹上一会儿。不过现在是完全不记得了,十年足以彻底抹杀那些不纯熟的技艺了。不过我记得,爷爷有一次听我生疏的吹过“送别”后,就把笛子拿了过去,尽管见到我吹的样子,一开始还是连位置都不明白,还想当横笛放在嘴边,但是接下来一首纯熟的“送别”让我目瞪口呆,再下来是“苏武牧羊”,完全没有看谱子,我简直不敢相信,即使到现在回忆起来我都感觉不可思议。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吹笛子,指法都完全不曾生疏过吗?完全不敢想象,这些曲子,爷爷小时候吹过多少遍,也第一次认识到,我对自己祖父的认识,到底才深入到几分?

 

偶尔在VeryCD上看到布雷斯塔警长的片子,怀念啊,原来是87年出的作品,小时候是非常喜欢吧,每晚看的那个是津津有味,开头的几句台词可是倒背如流,还有那只马变身成“直立行走”然后拿出那杆“撒拉囧”,美好回忆啊。当一个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说明他已经老了……

 

这里曾经还有一些字……,删了


有人评论 几片断想

  1. 波波

    好文,很有同感,我也常常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看来我也老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