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3年末

By | 2014/01/30

域名还在转移中,和原来和现在的主机商都联系了,前者说已转出,后者说待转入,只能继续等了,靠着hosts的绑定,连上了这个只有自己能看的新空间,随便写点什么。

现在是2014年1月30日,阴历的话,2013年的除夕,算是辞旧迎新的一天了。按说今年除夕无休,总算是偷了个小懒,不上班其实也无所谓了,安分工作的人估计也不会有几个了。沐浴着零星阳光,听着外面的唢呐喇叭,想着这一年,想着下一年。

外面的唢呐声,是邻居一位老人家走了,27号的晚上吧,原想着能撑过今年的,终于没有。老人是一位铜匠,我们小辈的一直以来叫他“公公”,大一辈的就以职业代称号直呼“铜匠”了,真名?我想我并不知道。

公公以前有很多的铜匠工具,或者叫吃饭的家伙,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去他家,他正架起炉子准备补什么器皿,铁锅下火旺得很,我却还以为要烧菜,然后他取出一段铁丝,把火柴擦上烘烤那铁丝,铁丝居然就融化为一滴一滴,滴落到铁锅里调皮的滚动,就像夏日荷叶上的水珠,颇为晶莹灵动。从来没有见过火柴能融化铁丝的我,着实吃惊的很,尽管那时候还小,但还是被这一幕震撼到了,以至于现在都可以记得很清楚。现在想来,那应该是一根锡丝,可惜那时候不懂,之后好多次尝试用火柴烧化铁丝,每每无法成功,后来直接把铁丝放到煤气灶上烧至通红,依然没有融化的迹象。不过后来发现把鲜红的铁丝放在水里听那一声“呲”~好像也很有趣,乐此不疲。稍大一些,从新华词典上得知这种叫“淬火”,古时候铁匠把铁烧红锻打后又浸入水中,可以让铁变得更坚硬,更是兴致勃勃,不停的重复,幻想着那根铁丝有朝一日能够无坚不摧称霸武林,终是孩童是的美好想法罢了,想在想来,不禁莞尔且唏嘘。现在用烙铁蘸些锡焊什么的时候,也会不时响起这些,有趣的很。

其实每一天都是一样的,之所以今天好多人变得比较多愁善感,估计是受了外界影响,觉得大年夜有什么特殊,需要继往开来需要承前启后,需要再规划一下未来的一年。

我倒想在这里给自己立个军令状,比如2014要看多少书写多少博文深造多少技术完成几个项目生几个孩子什么的……又恐琼楼玉宇的远处不甚明了,计划赶不上变化,但是没有准备又不行。没有了目标,我们就沦落为给有目标的人实现目标的垫脚石了。鲜有人甘愿做垫脚石,但更少有人愿意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一直努力下去。所以我真是喜欢我们人类啊,要是大家和我不同,都那么努力,那我的处境该多么糟糕 😉

另外最后,发现自打用了Evernote,很多东西写写笔记就好了,再用不着正儿八经往博客上归纳总结了,一年的空白期,Evernote也是个大大的促成因素,那这到底是个好东西,还是个坏家伙?


有5人评论 写在2013年末

  1. cobolMao

    博主是做啥的?怎么老在搞服务器和域名?

    学了人家东西,就必须的嘴甜:)

    祝博主马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后续会持续关注楼主分享的知识的!

    不要让我们这些粉丝失望!!

    回复
  2. Mr. Emu

    我小时候玩镁玩得比较多, 小学在乡下上的, 晚自习老断电, 大家自备蜡烛. 别提多热闹了, 烧玉米豆的, 点镁块的, 还有用火花塞做生日蜡烛的. 自打去城市上学再也没那样玩过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